附近广场_下载一个获得

时间:2020-08-02 05:28    分类:DNF资讯

你如果想赚点零花钱的加我微信:422591055。首次咨询送“女朋友”一个。

[附近广场]——soul怎么看附近的广场广场附近设置方法

Soul是一款灵魂社交软件。有一些小伙伴已经在这里交友了,那么这里怎么可以附近的广场呢?要是不知道的话可以看看下面的教程。

首先我们打开手机上的soulapp图标,系统默认打开的是“广场”菜单中的“推荐”界面,这时点击界面底部的“+”;

这时打开的是编辑瞬间的界面,在文字编辑区书写文字后点击“你在哪里”;

打开位置选择界面后,soul会自动定位您所在的位置,从位置列表中选择一个详细的地址并点击;

文字编辑完毕,地点也选择完毕后,点击右上角的“发布”,将此篇瞬间发布出去;

返回到“广场”菜单的“推荐”界面,向下滑动页面刷新后,就可以看到自己发布的瞬间了,然后点击自己添加的位置;

这时就会看到自己所在地区大家发布的瞬间了,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发布瞬间的人就是您所在地区的人,都是标记地点的人,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地点标记的很详细,就可以判断出对方在自己附近了。

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关于soul看附近的广场方法,希望能够对你有一定帮助,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给小编进行留言。

[附近广场]——广场周边:吸毒地带铲除广东地市新闻·南方网

流花火车站地区治安有突破性转变,变在哪里?记者近日在车站广场寻觅,在周边的大街小巷耳闻目睹。尽管还有可疑的身影在广场闪现,尽管谁也不能否认出租屋仍有污垢藏纳,但过去群众反映强烈的种种乱象,正在逐步减少、消失。

今昔。30米台阶

发案量:现在一个月=过去一天

对火车站治安管理者来说,“30米台阶”是个特殊概念。它的背后,沉淀着太多人的酸甜苦辣。而今,这个在火车站治安史上有着标志意义的概念,渐渐淡出人们视野,成为记忆。

“30米台阶”,指火车站大楼前30米处,一条东西延伸的带状区域。2000年前是台阶,之后铺平,现为地砖和水泥地的交界位置。30米台阶以内属铁路部门管理;以外属地方管辖。这种管理分工一度引发一种怪现象:当地方公安严打时,不法分子就跑到30米台阶内;而铁路公安发力整顿时,他们又逃到30米台阶外。资料显示,1999年,30米台阶日均发案量达30多宗,等于每天一米台阶一宗案。

“我们常看到,不法分子走到台阶对面去,还回过头来冲我们笑!”这样的场景,越秀分局便衣大队队长朱永章过去经常看到,由于30米线两边分治,双方民警追击不法分子,常常追到30米台阶就停步了。在30米台阶一带和民警打游击,成了火车站一个时期不法分子的得意之举。“还有一些白粉仔,常常聚在30米台阶附近,有的干脆躺在台阶上,地上经常见到他们丢弃的针头针管……”

而去年7月之后,铁路和地方约定,打击犯罪不再受30米台阶限制,可以“先受理、后移交”。警员到对方辖区执法,不必知会对方。“现在,无论是谁,只要发现有人作案,首先冲过去抓住再说。还经常出现各方警力合捕一个犯罪分子的情形!”

这个令人头疼的“治安黑点”,就这样被根治了!

记者从昨日上午9时到12时,下午15时到20时在火车站一带暗访、观察,以前那些游移的眼睛,“热情”上来搭话的人,真的很难发现;烈日下,30米台阶内外,都有巡警走动,随时向可疑分子出击,也不断提醒路边休息打瞌睡的乘客。

记者在广场上看到,沿着30米台阶线,竖起一道1.5米高的铁栏杆,中间留有几个出入口。每个口上,都有公安人员和保安值班,给走上来的乘客提供咨询服务,盯着从这里出入的人,有形迹可疑的,对不起,请止步!

去年以来,铁路和地方的警力都成倍增加,几场规模空前的严打行动,摧毁数十个犯罪团伙。广场上那些惯犯熟面孔,抓的抓逃的逃。“现在的发案量一个月也就二三十宗,只相当于过去了一天的发案量!”广铁公安值勤的田警官说。

人物。警察

昔日:小贼嚣张今日:都吓跑了

从1988年到预审科,后来第一批参加打双抢专业队,再后来当便衣,越秀区便衣侦查大队三级警督何亦斌在流花地区已经18个寒暑,他见证了流花地区从乱到治。“以前遇到抢劫是家常便饭,呼啦一下围上八九个人,把你打懵,给你洗劫一空。”从火车站广场到环市路,成了一个黑色地带。

这帮人就在流花地区“揾食”,“随便一抓,一天都能抓到一两百个。”你捉我逃,放了再来,成了“老熟人”,“有时候看到我们还微微笑”。何亦斌说,那时候,他们不怕你。现在不同了,还敢微微笑?早就望风而逃,“‘老熟人’几乎见不到了,现在一抓都是生面孔,是不知道形势撞上来的新手”。

在流花地区,以前常见的炒卖车票、野鸡车拉客,甚至卖香口胶找零钱的小孩,如今也都不敢来了。“第一次抓到是警告,第二次就传唤你,再来我就拘留你!”两次治安拘留就要送劳教。“零容忍”,肃清了流花地区“闲杂人等”,“偷、抢的不法分子就变得很显眼,无处遁形。”何亦斌说。

“现在你戴着大金链出去游一圈,也没什么事。”何亦斌非常自豪,“以前这里最好完成任务,现在难了,我都跑到矿泉街、登峰街抓人交差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如今同事们碰到面第一句话都是“抓到人没有”?

18个年头,火车站终于显见太平,“不可思议!”何亦斌挥着手说。

昔日在广州火车站广场,偷抢是常有的事,警察“随便一抓,一天都能抓到一两百个”

记者吴万生摄

人物。商户

昔日:被抢怕了今日:财源滚滚

“一年前,一想到要上班心里都发麻:站西路天天有抢劫,一到上下班都塞车!没想到,一年不到,这里已经完全变样了。”站西路金宝服装城总经理区俊宁,与记者谈起流花地区的社会治安,十分感慨。

早在1994年,区俊宁就来到站西路经营服装贸易。他说,刚来站西路工作,他对这里印象坏透了:刚上街,马上会有一帮人肆无忌惮地围着你,卖假发票、换假钞、拉客、炒卖外汇,有些当街摆小摊的更可恶,你一问价钱,他马上要你买下,否则就揍你,“十多年来,我可以这么说,这里天天都有打架的,太乱了,我当时几乎不想再在这里干下去了。”

区俊宁回忆,前两年,流花地区竟然出现明抢的场景,服装城的一个客户用衣服包着6万元钱,刚上街就被抢了。抢的人拿着长刀,气势汹汹,没人敢管。

去年年底,当地街道、派出所、站西路管委会开始强力整治站西路,清理无牌商贩,聘请保安对街面上治安、交通进行综合管理,同时对街面进行了装修、美化。区俊宁说,不到一个月,这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“以前我上班经过站西路,一般都要30分钟才能到单位门口,现在一般只要3-5分钟!”

区俊宁说,现在街面还有盗窃的,但已经很少,至少今年以来,他再也没有看见了。

由于治安好转,区俊宁所在的服装城6平方米商铺的售价,由去年9月的20万元涨到现在的25-30万,上涨4-5成,这些商铺几年前还是被当作仓库用!

蓝伟华是1995年开始在站西路经营服装的。他说,以前一些客户坐火车到他的店铺批发服装,“刚下火车,就要突破骗子的重重包围,有些客户十分反感,最后就选择从其他地方进货了。”蓝伟华还清楚记得,武汉一个60多岁的服装批发商刚下火车站,随身带的行李就被抢光了,这人哭着对蓝伟华说,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哭过!最后,蓝伟华资助他2000元才安全回到老家。

有次开车经过一个路口,蓝伟华看到,几个小偷打开一辆出租车,偷乘客的东西,十分嚣张。等蓝伟华办完事情回来,再次在相同的地点看到这帮盗贼在偷东西。

蓝伟华说,有次开车,没有锁好车门,他5岁的女儿马上提醒他把车门关好,小心遭抢,“听女儿这么提醒我,我感到十分后怕,小小年纪都知道流花地区乱”!

“以前说起广州火车站,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的同行直摇头,不敢亲自到广州发货,现在好多了。”蓝伟华说。

旺角国际钟表城的余康强在站西北街已经做了6年生意。他说,开始做钟表生意,现金交易比较多,每次客户取钱,他们都要派人“护送”,生怕客户被抢。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出去,也和妻子一起出去,“据我所知,钟表城所有的老板都不敢一人单独出门。”不过,余康强说,现在敢一个人出去了,因为今年以来,自己只看到两起抢劫案。

在火车站西广场烈日下,坚守岗位的越秀保安汗流满面。记者邓勃摄

人物。环卫工

昔日:盲流长驻今日:不见垃圾

现在的广州火车站,一眼望过去,比以前干净不少,这是最直观的变化。

“乱”字出名的火车站,到底怎么变干净的?每天穿梭于火车站里里外外,负责火车站“门面工程”的环卫工人们最清楚。他们说,火车站治安好了,盲流少了,垃圾自然就少,变干净水到渠成。

在火车站地区工作了10年的越秀区环卫工人阮女士,这样描述她眼中的火车站之变:

十年前,火车站广场聚集着很多盲流,乱摆卖的,背包诈骗的,炒票的,他们都以火车站为据点,都是“垃圾王”,吃喝拉撒全在广场。值早班清洁时,还经常扫到一些晚上在这里吸毒的人留下的针筒、针头,甚至一些瘾君子就躺在垃圾边。无论路过女士戴的首饰是真是假,都有人抢。

那时,我们每天穿着水鞋,扛着大扫把、铁锹,到广场清垃圾,不停地转着扫。但现在不用了,一天一轮大扫除后,在火车站广场几乎见不到成堆的垃圾,改拿小扫把就搞掂了,完全不用“大动干戈”。

火车站变干净,主要是因为秩序好了。广场上有很多警察、保安,乱摆卖的走鬼、乞讨的少了。清洁时也很少见到吸毒针头等物品了。似乎连过往的旅客素质也提高了,现在很少人乱丢垃圾了。

今日广州火车站广场的新面貌让许多人惊讶,警察的“无处不在”让广大市民心安。

记者邓勃摄

今昔。公话档:

“红公话”登场“黑公话”消亡

“黑公话”,曾经云集在广州火车站周边,是火车站的“十八怪”之一。不少刚来广州打工的外地人,第一个跟斗就是栽倒在“黑公话”上。然而,自从火车站广场有了越秀区政府旅客服务中心后,“黑公话”生意没戏了。

昨天(7月2日),记者到火车站周边的“士多店”逛了一圈,在环市路段的省汽车站对面、火车站广场的西边,多数士多店里摆放的电话机比以前明显减少,大多只放着一部公用电话,有的甚至换成用电话卡的。

记者随后蹲点观察出站口西广场附近的“士多店”。两个小时里,未发现一个旅客光顾,需要打电话的旅客都一路小跑奔向政府服务中心。

曾几何时,一人一桌一凳一电话就做起了“黑公话”生意;不标价格,先把顾客招揽来了,告诉你“市场价,放心打”,等到客人打完电话了就狮子大开口“宰客”。几毛钱的电话费硬要人家几十元,一有疑问者,或暴力相向,或巧取豪夺……

今年春运,越秀区政府成立旅客服务中心,专门为旅客提供公话和找零服务。“在政府和私人档主之间,旅客还是选择相信政府。”不用费多大劲,私人“黑公话”自动失去了市场。

今昔。拉客:

势同绑票的“拉客”基本绝迹

广州火车站曾经一度是“野鸡车”拉客的“重灾区”。

拉客架势如同绑票!刚下火车就被骗坐“野鸡车”的旅客数不胜数。在流花地区经营钟表生意的赵少华,4年前从杭州坐火车首次到广州,“刚出火车站,就看到一排人站在那里,拿着牌子,说坐豪华大巴可以快捷到达××地。我前面一个女孩刚问了他们一下,马上就有人缠着她,最后把小女孩都缠哭了,他们还不放手!”赵少华说,她到过国内很多火车站,“像广州火车站那样嚣张拉客的场景,还是第一次看到”。

今年以来,广州火车站门口拉客的场景已很少。6月30日下午4-6时,记者在广州火车站多次跟随旅客出站,没有发现一起“拉客”事件。出站通道出口,3平方米左右的警示牌,提醒乘客出站不要相信“拉客仔”,坐长途汽车请到汽车站,坐车到市区请到东广场。

当天下午5时30分许,从湖南衡阳始发的一列火车到站,乘坐该车到中山打工的张志昆告诉记者,他已经在广东打工9年。以前坐火车到广州,最怕走出站口那一段路,生怕被“拉客仔”盯上。“2003年,有个拉客仔硬要我坐他的车,我嫌贵,不想坐,他最后把我的一个背包抢走了!”他说,没想到现在出站竟然看不到“拉客仔”,“我听很多老乡说,现在广州火车站治安好了很多,现在看来是确有其事”。

在广州火车站出站口执勤的湖南籍王姓保安告诉记者,现在的广州火车站,白天拉客现象基本绝迹,只有到了晚上,才会有少量拉客事件发生。“我们和很多警察每天都在这里守着,看到有人想拉客,马上就提醒他快点走,拉客仔没有生意做,他们就很少来这里宰客了。”

今昔。出站进站:

300米“惊心路”如今坦然过

火车站出站口至东广场是旅客到站和乘客上火车的必经之地。以往,多样、猖狂、频发的违法犯罪活动使得这段不足300米的路段惊险万分,人们称它为———“惊心路”。

一个常年来往于火车站的旅客这样说:“盗窃、抢劫、诈骗、拐卖人口、假币、假发票、倒票、非法拉客、野鸡车……黑手几乎伸到火车站广场的每一个空气分子里。”警方还曾经公布火车站广场的11种骗术。

1998年,初到广州的记者在“惊心路”上遭遇野鸡车拉客,后被扔到东莞一条国道上;2001年,记者曾到广州火车站接送亲戚,亲眼见证了这段“惊心路”两小时内发生了数起抢劫;2002年春运期间,记者又在片警的“引见”下,见到了多名常年在“惊心路”上“揾食”的地方帮派的代表人物。2003年,记者的朋友在火车站被“扎针党”勒索200元。

6月30日,记者再次来到火车站。

广播反复播放着“拒绝陌生人递给的香烟、可乐”、“不要在火车站广场逗留”的警方提示,两部小型警车来回巡逻,密密麻麻穿梭的人流依旧,只是少了许多神情古怪的闲杂人员,甚至连卖鸡腿的小贩都没有。记者突然发现地铁出入口有三名可疑的男子聚在了一起,指着远远的旅客低头商量着什么,这时一名警察走了过去,示意他们走开,几名可疑男子只好悻悻地离开了。

记者背着背包,从出站口缓缓走出,扮作初到广州找不到路的打工仔,反复在“惊心路”上走了数个来回,未发现一人上来搭讪。

下午6时,多次往来火车站、来自湖南浏阳的小赵赶着回家,一到火车站就像以往一样进入了“战斗状态”:双手紧攥旅行袋,双眼紧盯火车站的进站口,快步而行。但这次,她感受到了“惊心路”的平静。

“以前,这里有上千名犯罪分子依靠火车站过活,但如今这帮那党都已烟消云散。我们偶尔抓到的大多是不知道行情,初来乍到的新手。”便衣何警官说。

今昔。出租屋:

捆绑管理清了“后院”污垢

狭小昏暗的地下室内,“瘾君子”聚在一起“过瘾”;在广场诈骗的不法分子,得手后就回到车站周围藏身的小屋……昔日矿泉街一带的出租屋内,堪称火车站犯罪分子的“后院”。近一年来,这种现象得到了很大改观。虽然管理者也认为仍然有不少污垢藏身其中,但记者所见,管理部门对出租屋的有效控制大大增强了。

矿泉街北站社区,社区民警邓警官每天的工作除了巡逻之外,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和专职的出租屋管理人员等登记、巡查出租屋。在矿泉街,像他一样的社区民警有30名,不参加派出所值班,每天就是在社区工作。

今年以来,矿泉街对出租屋实行捆绑式管理,原分片管理变为以社区为主,社区专干、社区民警加入,有效地整治了不配合管理的“钉子户”,摸查了出租屋的底数,掌握了更多流动人员的信息情况。在册登记的出租屋数量由去年的间增加到间,在一到四月的清查中,还查处违法犯罪窝点两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。

6月30日下午,记者来到矿泉街站西路87号大厦,发现门上包的铁皮已经大部分拆除,每个防盗网上都已经开了逃生通道,楼道打扫得干干净净。据楼里的住户说,矿泉街道的工作人员和警察一起来进行了整治,对租住者身份一一核对,可疑人员则被带走调查。在这栋大厦,有6名出租屋管理员在楼里做日常巡视。

越秀区区委书记周庆强告诉记者,今年矿泉、登峰出租屋整治的力度还会加大,争取社区基本物业管理实现全覆盖。与此同时,市政建设也会进一步齐备,年内两街将全部安装好路灯,五年之内,两街达到市内城区街道的建设水平。

越秀公安在火车站东广场公交车站巡逻。记者邓勃摄

今昔。广场周边:

强制戒毒实施吸毒地带铲除

广州火车站旁的西广场通道人行天桥下,骨瘦如柴的他打开身边的报纸,拿出一根针管,又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……正当他想要挽起衣袖扎针时,一名保安员走了过来。他马上停止了一切动作,蜷缩着身子往西边走去。这是6月30日下午记者搜遍了整个火车站地区唯一的“收获”。

火车站东广场国旅酒店门前的地带曾是吸毒者的聚集地。几十名吸毒者扎根于此,光天化日之下,吸毒人员为自己脱裤打针,带血针头随地乱扔。而记者当天看到的情景却是,郁郁葱葱的盆栽植物摆满路面,除了前来住店的客人并没有任何闲杂人员。

“如果发现一名吸毒者正在吸毒的,我们就会让他强行戒毒;即使看到吸毒者,也会强制把他送到戒毒所验尿。吸毒者比任何的帮派和犯罪行为都难治理,验尿的程序尽管只能管用两三天,但与吸毒者比的就是耐性,最后他们也烦了,只好撤离火车站。”一位警员告诉记者,由于广州警方加强了火车站附近的管理,吸毒者的活动空间大大缩小,人数也从两年前的近100人剧减到不足10人,而这些人也甚少敢到火车站周边活动了。(编辑:文芬)

[附近广场]——新江湾附近新增一座商业广场!打造一站式购物休闲、情境体验,开业时间曝光

原标题:新江湾附近新增一座商业广场!打造一站式购物休闲、情境体验,开业时间曝光

国华广场招商推介会暨宜家家居签约仪式近日举行。这是宜家家居国内首家购物中心产品正式进驻国华广场购物中心。与此同时,国华广场将携手众多实力品牌商家,引领新五角场商圈商业新生态的开启。

签约仪式现场

国华广场位于上海市杨浦区新五角场商圈的门户位置,踞10号线三门路站之利,地下直接连通规划20号线,跨闸殷路、三门路、淞沪路交汇之势,总建筑面积超16万平方米,集购物中心、甲级办公、长租公寓多种业态于一体。作为新五角场商圈内的首发旗舰作品,国华广场将打造一站式购物休闲、情境体验的生活MALL,充分满足消费者渴望的生活方式以及给予消费者全新的商业体验。

据悉,国华广场商业部分被命名为“GMALL”,近6万平方米的商业体量将被打造成互动体验式商业,致力于为城市居民缔造更具情怀的休闲娱乐场所;写字楼国华中心将以一站式商业商务运营为理念、以甲级写字楼标准打造为沪上商务办公新样本。此外,国华广场中3万平方米的长租公寓由国内知名品牌“朗诗寓”全面运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运营上,国华广场将聚焦周边城市居民需求、以“剧场理念”进行运营。未来,以文创主题街区领衔的大型主题特展、高端公关活动、主题互动娱乐体验等等主题创意活动将持续放送,打造城市生活的“文化剧场”。

锦江汤臣洲际大酒店大闸蟹自助晚餐¥178位!

限时特惠!曝黄率99.9%

事实上,此次双方合作的最大看点在于为新五角场商圈带来真正的“商业体验升级”。新五角场商圈作为上海市新一轮商业开发中的重点之一,早已被寄予厚望,并且备受市场瞩目。

2019年,随着传统的五角场的商业整体改造的完成,“新五角场商圈”浮出水面,根据2035城市规划的商业版图和能级的要求,新五角场商圈需要完成“扩容”和“升级”两大商业目标。

据介绍,国华广场将于2019年12月12日开业。

信息来源:澎湃新闻

dnf预约升级活动什么时候结束 地下城与勇士商城积分 青少年活动中心事业单位改革 太极天帝剑哪里出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aidnf.com/news/22600.html
文章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9aidnf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文件下载

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