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地下城_dnf100级神话太刀

时间:2020-08-02 01:44    分类:DNF资讯

你如果想赚点零花钱的加我微信:422591055。首次咨询送“女朋友”一个。

[长安地下城]——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昆仑奴,可能是借鉴了唐代传奇《昆仑奴》的人物形象

原标题:解读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昆仑奴,长安地下城主葛老的人物形象
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张小敬在龙波家里得到一块恩客牌,想要查找狼卫就得根据这块恩客牌找到幕后真凶,恩客牌是青楼女子给恩客的特殊通行证,张小敬通过一名青楼女子,最后想找长安地下城城主葛老寻求帮助。

因为葛老几乎掌握了所有平康坊的姑娘,有他帮助,必然能够快速找到答案。

在葛老未露面之前,透过张小敬与姚汝之间的谈话,得知葛老竟然是一个昆仑奴,当看到葛老是一个黑人时,我估计观众朋友都被雷的够呛?这个操着陈建斌式口音的黑人朋友就是地下城城主葛老?

不能因为葛老是黑人就小窥了他,根据张小敬的说法,葛老是神龙年间被卖入长安为奴,后来被卖到青楼当仆役,因为最会猜人心思,知道人想要什么,害怕什么,在青楼待了两年,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让他的主任对他除附豁免,脱了奴籍,这才建了这座长安地下城。

从剧中张小敬的表现来看,张小敬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,然而对于葛老是很忌惮的,这一点在他和青楼女子谈话时就已经能够看出,在跟葛老的对峙过程中,始终未敢发飙,就是有所顾忌。

为什么葛老这么厉害?就是因为葛老掌握了平康坊中所有的姑娘,这些姑娘都是他的眼睛和耳朵,长安城里所有见不得人的事情,他都知道。

那么,历史上的昆仑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,来自哪里呢?

提起“昆仑”一词,想必让大部分的国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我国第一座大山昆仑山,西接帕米尔高原,东延青海省,在《庄子·天地》就曾写道:"黄帝游乎赤水之北,登乎昆仑之丘。"

然而在古代,“昆仑”并非特指昆仑山,在古代有时特指中印半岛及南洋诸岛的人,在北魏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中记载:"暗中大战,谦之手射阳迈柁工,船败纵横,昆仑单舸接得阳迈。"

在《旧唐书·南蛮传·林邑》中也有关于昆仑一词的描写:"自林邑以南,皆卷发黑身,通号为昆仑。"

“昆仑”也是道教的一种用语,意为头脑:《云笈七签》卷十七:"眼为日月,发为星辰,眉为华盖,头为昆仑。"

在隋唐时期,“昆仑”一词还被用来形容黑色或者接近黑色的东西,比如“昆仑殇”实际上就是一种绛色的酒。

“昆仑”一词因此也演变为皮肤黑色的人,《晋书·后妃传下·孝武文李太后传》:"时后为宫人,在织坊中,形长而色黑,宫人皆谓之昆仑。"《旧五代史·慕容彦超传》:"尝冒姓阎氏,体黑麻面,故谓之阎昆仑。"

整合史料后,大家会发现,“昆仑奴”一词实际的意思就是黑奴的意思。

除了词语上的解释,在出土的有关唐朝时期的文物中,也有很多唐代的黑人陶。

国家博物馆“大唐风华”展出1985年陕西长武县唐墓出土的“昆仑儿”,名之为“彩绘黑人立俑”,并说明“昆仑这个名称早在三国时已有记载,指色黑之人,并非指人类学上的黑种人”;

陕西历史博物馆展出的陕西礼泉县唐墓出土的“昆仑儿”,名之为“彩绘陶釉卷发俑”;咸阳市底张湾唐墓出土的“昆仑儿”,名之为“彩绘黑人俑”;辽宁博物馆展出的朝阳唐墓出土的“昆仑儿”,名之为“釉陶昆仑俑”;洛阳博物馆也有“昆仑儿”陶俑展出。

这些“昆仑儿”的共同特点:圆脸,发卷如螺髻,露肩,上衣半穿半脱,腰间有衣带下垂,跣足,脚趾粗大。

此外在唐代的很多壁画中也有大量黑人奴隶的形象,应该可以说,唐代的确存在过许多黑人奴隶,这些黑人奴隶应该就是昆仑奴,或者说是昆仑奴的一部分。

关于昆仑奴到底来自哪里,一直以来也是史学较为有争议的地方,目前学界对唐代黑人的来源主要持三种说法,分别是“非洲来源说”,“南海来源说”“多源来源说”。

中唐张籍《昆仑儿》一诗描绘得最为细致具体:昆仑家住海中州,蛮客将来汉地游。言语解教秦吉了,波涛初过郁林州。金环欲落曾穿耳,螺髻长卷不裹头。自爱肌肤黑如漆,行时半脱木绵裘。

海中州很可能即使指南海的岛屿,也就是东南亚地区。

在《旧唐书》中描述“自林邑以南,皆卷发黑身,通号为‘昆仑’。”又云:“真腊国,在林邑西北,本扶南之属国,‘昆仑’之类”,林邑就是今天越南中南部,也就是说,昆仑奴多半是马来西亚半岛等地而来。

这些在目前都不能形成定论,可以肯定的是唐代是存在黑人奴隶的,关于他们的来源,很可能即使是唐朝的很多人都不清楚,因此并不能完全根据唐朝人的记录来做绝对性的权威。

那么,昆仑奴在唐朝时期从事何种工作呢?唐代门阀士族的没落时期,门阀依然是比较有影响力的,因此唐代豪族甲种常常存在昆仑奴一样的杂役家奴。
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葛老到达长安之后也是奴役的身份,依附于家主,这样的昆仑奴就是典型的奴隶,因此姚汝在进入地下城之前说:“昆仑奴有什么可怕的?长安的昆仑奴,个个老实温顺,你让他去死,他都不会反抗。”

然而葛老后来摆脱了奴隶的身份,就说明“昆仑奴”和唐朝的其他奴仆一样,也可以拥有自由身,昆仑奴在唐朝时期其实和很多异域人一样,也从事其他工作。

最具特色的职业是驯兽师以及乐师舞者,1985年在陕西省长武县枣园乡郭村出土一个唐代黑人陶俑,手舞足蹈,呈舞者之状,由此可以看出唐代昆仑奴可能从事乐师舞者。

葛老在脱离奴籍后,应该从事的是商人的身份,在唐代长安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,唐朝时期民族融合趋势明显,所以,并不会歧视黑色的人。

当时唐朝流行的黄金、象牙、珍禽等东西应该就是产自昆仑奴的故乡,如果说阿拉伯人贩卖而来有一定依据,但是很明显“昆仑奴”也参加到了其中。

除了较为特殊的表演艺术从业者,以及杂役、商人等,昆仑奴还有种地的,在《太平广记》中就记载:“到天坛山南,适遇一昆仑奴,驾黄牛耕田”。尽管《太平广记》并非史料,然而作者将昆仑奴写入其中,很明显也是有见过昆仑奴下地干活的,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,大抵也就解释清楚了。

也有一部分昆仑奴沦为海盗,当时海上贸易较为发达,因此劫掠贸易也是一件获利巨大的事情,在唐朝资料中就有记载“昆仑海寇”“海寇来自昆仑”等语句,可见,在唐朝没有寻找到好的工作后,铤而走险做起海盗,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也并非没有可能。
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很明显葛老的很多行为已经违反了唐朝的法律,只不过葛老通过青楼女子获得情报,掌握了很多官员的把柄,使得其成为官员保护的对象,这种行为无异于刀剑添血,因此张小敬的“暗桩”万年县不良人林小乙最后劝葛老收手。葛老却反问,再回去坐奴隶吗?

可见,在唐朝的生活对于大部分的昆仑奴来说并不是快乐的,而是痛苦的,一种你宁愿铤而走险也不愿被其压迫的生活状态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有很多料可以写,作为一名历史创作者,我要是耐着性子写的话,可以写上三天三夜,但是看到葛老之后,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一定要写昆仑奴,晚唐文人裴鉶写的传奇小说《昆仑奴》是一部影响力巨大的有关于“昆仑奴”的武侠故事

在这部传奇小说中,裴鉶就塑造一位智商在线,能力很强的昆仑奴形象,这个人物就是摩勒,摩勒是崔生的奴隶,崔生在到“盖代勋臣一品者”府中时看到了一品者家中的红绡,由于崔生和红绡门第相差太多,崔生想要娶红绡为妻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摩勒帮助崔生破解了美人红绡的手势“隐语”,而且进一步帮助崔生从“盖代之勋臣一品者”的深宅大院中盗走了这位绝代美人。

然而崔生并不是想和红绡私奔,而是想将美色据为己有,红绡在崔家藏了两年,后来出去游玩的时候,泄露了身份,一品大人向崔生诘问此事,崔生担心遭到报复,因此说此事:“皆因奴磨勒负荷而去”,而将摩勒给卖了,从而将自己的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。

一品大人得知后,开始去抓捕摩勒,但是摩勒作为书中的主角,有勇有谋,化解了危机,在五十人的抓捕情况下,摩勒还能够在众人的错愕中从容全身而退。

如果我们详细的来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葛老,实际上同摩勒有诸多相似之处,都是出身地位低下,智慧超群,都是不为强权,临危不惧,能够在艰难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人物。

只不过摩勒最后“后十余年,崔家有人见磨勒卖药于洛阳市,容颜如旧耳”,成了一名合法商人,而葛老再也不是以前的葛老,他的心中充满了怨恨,开始报复整个唐朝的官府。

摩勒是以忠仆、侠士的身份出现,最后不会危害社会,这也是裴鉶那样的作者认为理所应该的,大唐骄傲的文化就应该是万国来贺,实际上这并不能掩盖唐朝内部的矛盾,尤其是门第之间的矛盾。

昆仑奴被贩卖到大唐,离开了故土,在大唐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,怎么能让他们不心生怨恨,所以在昆仑奴从事的职业中,也有相当一部分铤而走险,而葛老则是复仇式的人物,一招得势,必然报复不公的社会。

[长安地下城]——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葛老是个黑人,凭什么能做地下城老大?

原标题: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葛老是个黑人,凭什么能做地下城老大?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,张小敬在龙波家发现一块恩客牌,虽然能看到莲花第二块花瓣上按了两个指印,却无法确认到底是谁所赠。

不得已,他只能去找一个人。

他就是曾经的昆仑奴,现在的长安地下城老大葛老。

以张小敬天不怕地不怕一次杀死三十几个仇家的气概与本事,到了那并不显得很老的葛老面前,竟然低声下气,连失两员暗桩却仍难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。为保小乙全尸,割下半截手指,才终于“折服”了葛老。

(葛老剧照)

相信看到此处的朋友,都在感慨葛老真是神级存在。但我却想起了另一部电影里的情节。

在《狄仁杰通天帝国》里,有一个神秘的“地下鬼市”。狄仁杰为了探案闯入这里,想要找一个关键人物。各种冲突不可避免,紧张局势一触即发。

列位,从地下鬼市到长安地下城,它们仅仅是为了剧情的需要而设计的吗?他们有没有什么历史的隐喻呢?

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件事。

一、庙堂与江湖。

在《岳阳楼记》里,范仲淹这样写到:

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

此处的江湖,乃指实体,长江黄河,泰山秦岭。是那些不得志官员们隐居之所。

所谓的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”,既然无法飞黄腾达以兼济天下,就只有退隐田园以求不为五斗米折腰。

然而,地下鬼市与长安地下城所代表的江湖,却与范仲淹所写的不同。它乃是金庸笔下的那种江湖。

在长安城里,用的是庙堂的规矩,起作用的是《唐律疏议》。

是我可以喊你张小敬出来查案,也可以骗你能免死刑,但实际上,根本免不了。

是林右相手下的将军,可以依命令查封靖安司,也可以甩檀棋的耳光,吼着叫她跪下。因为她是奴,没有尊严。

在这里,唐玄宗才是老大,哪怕林右相权势喧天,也只能借天子之名以行自己之事。

而在地下城,葛老说了算。

这里没有什么唐律,也没有捕快,没有不良人。维持这里秩序的,不是写在白纸黑字的律法,而是力量最强者的心情。

葛老愿意让你知道什么事,你就能知道什么事,不愿意让你知道,你就乖乖地滚吧。

在这里,唯一的法律程序就是葛老的眼神。

他心念一动,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是暗桩的那个,马上就被割了脖子。

而张小敬在这里,也可以直接就要了小乙的命。当张小敬出了地下城,那些不良人说的是,以后不会再帮你,没人会去报官说,你杀人就要偿命。

在庙堂,权力的传承靠的是血统,正统。

血统是,我们都姓李,李世民传给李治;

正统是,隋炀帝瞎整,我就替天行道,抢他皇位而不被骂。

在江湖,谁能掌握权力,看谁势力大,谁更狠。武侠小说里,就是谁武功更高。

不会有人质疑葛老你个黑人,没资格做老大。

而敢质疑岳不群你丫是个太监的人,都被他的丝线割死了。

二、盛景与哀象

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,大唐繁盛无比,文化极为发达,经济迅猛发展,万国来朝,山呼万岁。

(长安妇女剧照)

不管是《通天帝国》里的洛阳还是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的京城,那鳞次栉比的店铺,熙熙攘攘的人群,都让人感觉到激情澎湃,俨然有穿越之欲,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分子,共创共享更美好的未来。

当观众们产生这样感觉的时候,导演无疑就成功了。他们用镜头,正是要传达这样的情绪。他们会让人飘飘欲仙。

如果唐玄宗在天有知,大概也是极享受后人这种选择性塑造的吧。

然而,导演们又是清醒的。

他们给我们展现了繁华之下的另一面。

它在洛阳是鬼市,在长安就是地下城。

其实他们未必在地下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,瞳儿的情郎走出那张铁门,就已看到了久违的太阳。

长安的地下城,不是防空洞,充其量地势低一点罢了。

而在历史里,现实中,那些被盛世之景遮蔽的悲哀之象,其实不就存在于整齐划一的里坊之间吗?

当天宝十四年,李隆基与杨贵妃还不知安史之乱大难将至,在长安城里莺歌燕舞之时,杜甫便写下了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千古名篇。

当叛乱平定,长安又开始恢复往日繁华,年轻的白居易拜谒顾况,被告知长安米价正贵,住下去恐怕不容易之时,不远处的终南山里,正有人“心忧炭贱愿天寒”。

多年前,有一首歌里唱到,“我愿重回汉唐,再谱盛世华章”。我亦曾心绪激昂,热泪难止。

(瞳儿剧照)

可是,看着电影电视里的地下城,我却犹豫了,若真能穿越,如何保证生在锦衣玉食的王侯之家,而不会成为卖炭翁之子,接他的班,吃苦耐劳却只能在送炭时到长安走一遭,没有余钱跟瞳儿们喝酒助兴?

拉拉杂杂这么多,看戏的朋友们可能觉得,有必要吗?不就是个电视?

是的,有些电视就是个电视,有些,却并非如此。

否则,怎么会有评分高低,品质优劣之分呢?

[长安地下城]——【原】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地下城中的长安黑人,都是从哪里来的?

暑期热播大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,长安城的地下城城主葛老一出场便让人惊艳,披着皮草披风的他看起来狡猾凶狠,气度非凡。然而他黝黑的肤色,也让不少观众疑惑,长安城里怎么会有黑人?

事实上,唐代的长安城里生活着许多黑人,只是他们没有电视剧里葛老的能力与机遇,大多是城中达官贵人的奴仆,因此被人们称为昆仑奴。

上世纪40年代在陕西出土过大量黑人俑像,开凿的唐代石窟、壁画中也有众多黑人形象,这些都可以说明唐代确实生活着许多黑人。那么,这些生活在唐代的黑人究竟来自于何方?

看到黑人,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非洲。事实上,唐代昆仑奴的确有一部分是来自非洲。

近代历史学家冯承钧认为昆仑奴的“昆仑”指的是海外的非洲昆仑层期国,位于今天非洲东岸的马达加斯加岛上。

他在《诸蕃志校注》中写道:“西有海岛,多野人,身如黑漆,虹发,诱以食而擒之,转卖于大食国为奴”。

除此之外,白洛克尔曼的《回教古今史》中还记载过大食国的黑奴起义事件。起义从公元869年(唐懿宗咸通十年)爆发,于公元883年(唐僖宗中和三年)失败,前后十五年。这也可以证明,在唐代,大食国掠夺黑人充当奴隶进行交易的现象存在。

昆仑奴有一部分是来自非洲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非洲黑人占唐代昆仑奴的比例不会很高,大部分的昆仑奴其实是来自中南半岛南部以及南洋诸岛国。

西北大学的葛承雍教授在《中华文史论丛》上发表文章称在马来半岛南部岛屿上生活着尼格里托人,他们卷发黑身,被称为小黑人。

《旧唐书·林邑国传》记载:“自林邑以南,皆卷发黑身,通号为昆仑”,此处“昆仑”指的是南海昆仑国。

除此之外,关于东南亚黑人的记载还有很多。《新唐书》卷222页记载:“扶南在日南之南七十里,地卑洼,其人黑身卷发,裸行”,还有《旧唐书·真腊国传》记载:“真腊在林邑西北,本扶南之属国,昆仑之类”,扶南国和真腊国都是唐朝时中南半岛上的古国。

由此足以说明,在当时的东南亚的确存在被称为“昆仑”的黑人。

唐代诗人张籍有诗云:“昆仑家住海中州,蛮客将来汉地游”,张籍说的“昆仑”指的便是昆仑奴,“海中州”是南洋诸岛国,“蛮客”便是贩卖黑人的客商。

此外,唐代史料以及众多传奇小说中记载的黑人大多体格短小,动作敏捷且水性极佳,这也符合东南亚沿海和岛国人种的特征。

因此,可以说唐朝大部分昆仑奴都是来自中南半岛和南洋诸岛的土著黑人。

策划:鱼羊史记监制:鱼公子

撰文:老葛编辑:吃硬盘吧、小二

为什么我的百度没有活动中心 dnf17173官网韩服 dnf封号申诉中心 dnf福利一键领取是谁做的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aidnf.com/news/22568.html
文章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9aidnf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文件下载

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

上一篇:
下一篇: